年轻男子突发呼吸困难,上海医生确诊罕见肺部真菌感染

谢肉煲 2个月前 (04-29) 头条 48 0

近日,31岁的小张突然感到憋气、透不过气来。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急诊抢救室,医生发现他的吸氧条件下指脉氧饱和仅为84%,心率高达147次/分,呼吸窘迫。胸部CT显示他的两肺呈现出肺水肿的表现。医生初步怀疑他可能患有肺水肿。

image.png

在经过详细询问病史后,医生考虑到了罕见的肺部真菌感染——耶氏肺孢子菌肺炎,这种疾病来势凶猛。小张一个月前来到上海求职,之前一直干咳但未发烧,因未引起重视未就医治疗。突然间,病情急剧恶化,被送入急诊抢救室。


医院急诊科副主任、急诊重症监护室主任葛勤敏立即开通绿色通道,将小张收入急诊重症监护室,并进行辅助呼吸支持。小张的真菌葡聚糖和乳酸脱氢酶水平异常,影像学和血生化检查均提示耶氏肺孢子菌肺炎,而且是重症。


在专家的治疗下,小张接受了复方磺胺甲噁唑的治疗,入院第4天,通过肺泡灌洗液检查,发现了耶氏肺孢子菌,最终证实了临床诊断。

image.png

幸运的是,得益于及时的治疗,小张的症状和炎症反应逐渐得到改善,一周后脱离了高流量辅助呼吸,开始使用普通鼻导管吸氧。


非HIV感染的免疫缺陷患者

耶氏肺孢子菌最早于1909年被发现,当时人类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原虫类病原体,因其对杀虫剂敏感而被命名为卡氏肺孢子虫。到了1912年,科学家发现其基因编码序列与酵母菌高度相似,将其归类为真菌,即卡氏肺孢子菌。然而,1999年,为了纪念首位发现人类肺孢子菌肺炎的捷克寄生虫学家耶诺维奇,科学界将其命名为耶氏肺孢子菌。


耶氏肺孢子菌究竟是如何出现在人体内的?近年来,非HIV感染的免疫缺陷患者中发病率逐渐上升,这已不是急诊科首次接触到的情况了。葛勤敏指出,耶氏肺孢子菌是一种条件致病菌,会附着在肺部的I型肺泡细胞上,并最终形成孢子囊肿。人体需要健康的免疫系统来清除这种感染并防止肺泡受损。然而,当免疫功能低下或存在缺陷时,耶氏肺孢子菌会迅速繁殖,导致显性感染。


耶氏肺孢子菌并非只与艾滋病相关,而是一种可以影响任何人的感染。在疾病早期,往往难以诊断,但病情发展迅速。若未及时治疗,非HIV感染者的死亡率可高达90-100%。值得注意的是,接受治疗的耶氏肺孢子菌肺炎患者中,非HIV感染者的结局通常比HIV感染者更为严重,死亡率可达35-50%,而重症患者的死亡率更高。


那么,哪些人群是高危人群呢?耶氏肺孢子菌的风险取决于细胞介导免疫缺陷程度。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或实体器官移植的人、癌症患者特别是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患者都属于高危人群。对于这些人群,及时的预防和治疗至关重要。


image.png

针对高风险人群的预防措施至关重要
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药物与感染风险增加相关,例如糖皮质激素、化疗药物和其他免疫抑制剂。具体而言,接受糖皮质激素治疗达到每日≥20mg/d泼尼松等效剂量且持续1个月以上,并且存在其他免疫功能受损原因的患者,以及接受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或实体器官移植的患者、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以及接受某些免疫抑制药物如利妥昔单抗、阿仑单抗、替莫唑胺联合放疗、艾代拉里斯等的患者,都属于高风险人群。


举例来说,小张在2023年4月被确诊患有微小病变型肾小球肾炎,因蛋白尿控制不佳、病情反复,除了一直口服激素(泼尼松)治疗外,今年2月中旬开始还在当地医院每周加用利妥昔单抗治疗了4周。然而,小张在出院前,医生嘱其口服复方磺胺甲噁唑作为预防措施。尽管小张的胸部CT检查结果完全正常,但他未遵医嘱口服预防剂量。


新华医院的葛勤敏主任指出,磺胺类药物是众所周知的抗菌药物之一。然而,随着抗菌药物的不断发现和合成,复方磺胺甲噁唑逐渐被边缘化。但在预防和治疗耶氏肺孢子菌肺炎方面,复方磺胺甲噁唑仍然是一线药物,其重要性不容忽视。对于高风险人群来说,采取预防措施至关重要,以保护他们的健康和生命。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